left
left
位置导航: 文化天地 >> 张长春(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所长):支持社会资本稳定产业链供应链

张长春(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所长):支持社会资本稳定产业链供应链

张长春(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所长):支持社会资本稳定产业链供应链
日期:2020-11-07

针对当前面临的关键技术断供、部分产能外迁、出口萎缩影响上流产业等产业链供应链风险与问题,加快补齐产业链供应链短板,不断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

支持社会资本加大科技创新投入,增强关键技术和产品自主供应能力。关键核心零部件和软件受制于人对发展和安全的影响面广,不确定性强,应对措施见效慢。即使科技力量强大如美国也无力解决所有关键核心零部件和软件的自主供给问题,从市场效率考虑也不宜全部依靠自己供应,垄断部分关键核心技术,与他国形成相互制衡格局就能显著减少断供风险,增强自主可按能力。应对措施一是对先发优势不显著的核心技术环节,重点从需求侧加大支持,引导供给侧加大研发投入,逐步缩小与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二是对需要大量基础研究支撑、长期试验验证和经验积累、已建立产业生态系统等先发优势明显的技术领域,用稳定透明的支持政策,从供给和需求两侧持续支持,突破关键核心技术。三是形成激励原始创新的长效机制。尊重科技创新规律,激发创新主体创新积极性,形成崇尚原始创新制度政策体系。加大对企业开展基础研究的政策支持力度,完善科技评价体系,优化科技奖励机制,优化收益分配政策。

尽量留和跟着走,适应供应链多元化趋势。部分国家供应链多元化导致国内部分产能外迁,增大我国劳动就业、居民收入、财政收入、经济增长等方面压力。随着相关企业的适应性调整和内需市场的逐步恢复, 产能外迁的负面影响会逐渐减少。应对措施一是尽量留。以更好的营商环境扩大我国相对产能外迁地的成本、配套等方面优势,尽可能留住企业,特别是留住国际知名公司。二是鼓励国内企业跟着产能外迁到他国。这种做法虽不能留住产能,但国内企业走向境外有利于对外投资,有利于积累国民财富。供应链多元化已成为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主要经济体供应链布局的普遍特征,要引导企业积极适应这种供应链在全球布局的新趋势。

转向国内需求,尽量吸收出口下降所导致的过剩产能。出口萎缩使出口企业近期面临较大困难,降低上下游产能利用率。应对措施一是通过简化内销认证和办税程序等措施帮助企业出口转内销;二是稳步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支持出口企业开辟出口替代市场,或到境外建厂。三是支持出口企业和相关上游企业更新改造、转产,帮助企业解决调整过程中的资金和人员转岗等方面的困难。